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宝成 > 薪尽火传风正好——再缅蔡定剑先生

薪尽火传风正好——再缅蔡定剑先生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西元2020年11月22日,岁在庚子孟冬上浣八日,为豫章蔡定剑先生赍志而殁十周年忌日。是日之古都朔气初临,暖阳犹照,先生至爱哲嗣等将北上昌平墓祭;而余则独坐书案,撰文为祭。
        前日值“蔡定剑宪法学教育 基金”年度颁奖典礼,先生好友李楯先生问:若鲁迅遭遇己丑,将如何?若蔡先生遭遇庚子,又如何?李先生问而不答,然发人深省。
        蔡先生首为教授,本职乃传道、授业、解惑。先生若健在,势将续掌杏坛,“得天下英才而育之”。十年往矣,弹指之间,“蔡定剑宪法学教育基金”秉承先生遗愿,如和风化雨,奖掖后学,润物无声。据典礼披露,仅庚子一岁,即收文百八十余篇,均出自海内多所高校。获奖后生均表称感念先生,且认同、追随“蔡定剑精神”,诚哉斯言。
        余亦知先生初创之宪政研究所薪火相传,早岁获奖者中不乏有人崭露头角并赓续先生志业而执教鞭。春泥护花育新枝,新枝再发报春泥,先生之德泽广被——转型中国之“关键少数”必出其中,其任不亦重乎?其道不亦远乎?
        先生亦为公共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本为现代弘道之“士”,以专业立场关怀、介入公共议题,引领社会风气,浩然有救世意,穿行于“问题”与“主义”之间,并付之理想、情怀、抱负于行动。十年间,此群体曾被别有用心者施以污名;然究其本意,先生虽非慷慨大言之人,但若健在,则必抱“温和而坚定”一以贯之。
        如,首善之地如何开放包容,消除诸种或明或暗之门槛,以成就五湖四海之追梦人?又如,如何保障社会危机“吹哨人”无后顾之忧,及时预警,从而避免付出沉重代价?再如,强力肃贪之举如何不沦为清除异己之术,并将吏治清明转化为文明制度之果?还如……
        先生之逝诚为国之所憾者,平台之失也。众所周知,先生早年置身宦海,载沉载浮;挂冠之后犹能广结善缘,汇聚政学各界英豪,于具体问题中诊脉转型中国,以尽绵薄。然身后十年,先生昔日故旧多有登高位者,却鲜闻其声如故于江湖庙堂。小子谫陋,举目四望,不由得心生慨叹:世间还有先生乎?世间难有先生矣!先生之逝即平台之逝也欤!
        余犹记初识先生,时在癸未,因其时论集《黑白圆方》问世。先生生前,感情常赋予笔端,文章常见诸报网,多为不刊之论。集腋成裘,遂成众望。时过境迁,毋庸讳言,庚子中国与庚寅中国,已是恍如隔世、换了人间,以致时人多慨叹“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但诚如何兵教授所曾言,“一切皆变,一切皆流淌,但有一不可弃者,即对正义之追求,即对司法之信仰。”故以媒体角度观之,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若先生健在,其文或难见诸公论(甚惭!甚残!!甚惨!!!),然笔耕之志绝非时势可泯,藏于深山、传于后世,亦无悔矣。
        前日颁奖典礼,一后生感言令人动容。其辞曰,先生毕生之宪政理想,“不能于一代人之努力中实现,但将于一代又一代人之努力中实现。”此令余忆及当年先生安葬之时,其哲嗣克蒙首填封土后,众人合力填培封土而顷刻墓成之事。遥遥回望,两厢呼应,当可告慰先生在天之灵。
        铭曰:
        十年生死两茫茫,桃李纷纷报豫章。
        薪尽火传风正好,人间大道是沧桑。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