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宝成 > 真假消息满天飞的时代 “火眼金睛”如何练成

真假消息满天飞的时代 “火眼金睛”如何练成

昨天(2019年7月16日)开始,一篇署名为“大厨爹”、题为《如此严重的水灾官媒为何不报道》的文章,刷遍了我的朋友圈。文章劈头就说:“这两天,如果不是自媒体的各种报道,不是有那么多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我们根本不知道江西湖南发生了大水。而那些所谓的主流媒体,面对国内滚滚洪水视而不见,反而去报道印度洪灾,这真是咄咄怪事。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这就是真相被垄断以后的无奈。”此后就是大段议论,指向“特权垄断真相”,使用“路径依赖”、“自我强化效应”等专业术语,揭批新闻发布体制等。
 
最近十几年来,传统媒体式微与自媒体野蛮生长并存,导致信息广场鱼龙混杂、真伪莫辨。纵然有各种辟谣平台,但治标不治本。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一般读者具有初步鉴别真伪消息的能力?普及一些新闻传播领域内的基本常识就是其中一环。
 
新闻界有个常识,即区分新闻报道和新闻评论。新闻报道顾名思义就是报道新闻事实,而报道新闻事实最核心的关键词就是新闻五要素(五个W):What,何事;Who,何人;When,何时;Where,何地;Why,何故。有时还要加上一个H:How,怎么样。在特定的时间内,新闻从业者需要就每一个新闻要素核实后,才能拼接成一条完整的新闻报道。
 
在此基础上,完整的新闻报道才是新闻评论的前提:如果没有完整的新闻报道,新闻评论哪怕说得再正确、再迎合公众情绪,也当然是无的放矢、哗众取宠的空气震荡而毫无价值;有的甚至是刻意消费公众热情而赚“打赏”等反价值——无论如何,写作者的撒谎与不诚实都不能被歌颂为美德。
 
以时间要素为例。专业的新闻报道,往往会根据具体新闻事件,将时间交代到“必要的精准程度”。
 
比如,某些政要人物的逝世,会根据其政治地位,有的精确到日,有的精确到时,还有的精确到分。卫星发射时火箭点火升空、进入预定轨道等,有的精确到秒,甚至是直播。而民生新闻如水灾的发生、堤坝的决口与合龙,也会相当精准。
 
以新华社客户端2019年7月12日15时38分13秒发布的《武警部队成功封堵湘江河提将军村段决口》为例。文章称,湖南湘江河堤将军村段7月10日发生管涌溃堤,11日23时10分决口合拢。
 
再比如红网2019年7月11日17时32分24秒发布的《天元区雷打石镇:“守住”这是一线抢险人员共同的信念》。文章称,7月8日、9日连续两天强暴雨。7月9日下午2点,雷打石镇组织人员进行第一轮抢险;当日晚上8点多,雷打石镇向区防汛指挥办公室求援,区城管局派100名队员参与抢险。10日早上8点,长约200多米的防洪子堤筑成。
 
还有红网2019年7月15日16时43分36秒发布的《洪峰到来前 渌口区昭陵村湘江干堤决口被封堵》。文章称,7月13日23时10分,武警驻湘某部交通第一支队接株洲市渌口区地方指挥部通报,湘江昭陵村段出现30米长溃口,距京广线约50米,严重危及交通运输安全。7月14日19时10分,经过该支队十多个小时奋战,株洲市渌口区昭陵村湘江干堤长达30米长的决口成功合龙。
 
在上面几例中,读者诸君可以换位思考,设身处地把自己变身对新闻事件一无所知的记者,模拟从接到爆料到赶赴现场,再到采访、拍摄、写作、发稿的整个过程,基本可以发现,时间节点可谓紧张而合理。
 
而在范围广大的自然灾害中,不论是新闻记者还是官方,要在一定时间内拿到所有信息,几乎是不可能的,也是超出其能力的——除非存在一个全知全能的上帝,而读者却有着上帝般的要求,即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和时间,而且未必能全部实现读者获取信息的要求。
 
至于What、Who、Where、Why和How等新闻要素,莫不遵循此“必要的精准原则”。否则,如果连新闻事实发生在何地、何人都交代不清楚(如《如此严重的水灾官媒为何不报道》只说湖南、江西两省)或者干脆不交代,那也就不是新闻报道了。特别注意的是,在关于事件起因和结果方面,更是要新闻记者慎之又慎地去核实、了解因果关系,具体表现之一就是要采访至少三个甚至更多互相独立、不产生信息交叉传播污染、与新闻事件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权威消息源。
 
而在完成这些工作时,新闻记者的优势除了各自的从业经验和人脉、便于接触官方渠道(在某些可能引发舆情的热点事件中,官方渠道可能是新闻记者获取信息的劣势)之外,和常人无甚差异。此后才是编辑、审稿、校对、发稿等基本的把关流程。
 
现在自媒体如微信朋友圈发布或转发的公号经常出现的问题是:每当社会热点事件发生后,往往会有大量雷同或者近似社会热点事件的文章传出,以博取公众的关注而“涨粉”,最终实现名(变身舆论领袖)利(赚打赏)“变现”。特别是有的冠以“标题党”,有的内容耸人听闻。我的一点经验是:越是匪夷所思、耸人听闻,越是能激起公众极大情绪的消息,读者诸君越要多当心,多核实,小心上当受骗。
 
比如最常见的是,当年高考刚结束,马上就有“当年高考零分作文”之类文章传出。理论上说,按照各地招生工作安排,类似这样的文章出世时,可能还没开始批阅试卷,况且高考试卷都是国家秘密,又何来“当年高考零分作文”的腾空出世?而从实践经验论,这样的所谓“新闻”往往要么是“炒冷饭”,要么是托名伪作。
 
针对真伪莫辨的消息,读者诸君一定要问两个基本问题:一是消息的第一出处是否来自正规媒体并署记者实名,二是消息新闻要素是否准确、具体到相当程度。做到这两点,读者也就距离真相不远了。
 
或许有的读者也许会问:很多大V、专家等知名人物也在转发的消息也会有错吗?
 
我的回答是:判断信息真假的标准,从哲学基础上看,是基于人类内心的理性,而不是感性。所谓人类内心的理性,自然是包括相关的社会常识和专业知识。
 
对读者而言,一味迷信大V、专家、教授、学者、官员等这些感性的光环,也会出现被“带到沟里”的情景。因为大V、专家、教授、学者、官员等身份标签,只在他们所熟知的专业领域内,结合相关的条件才是有效的,一旦超出专业领域,或者相关条件发生变化了,这些标签则和常人无异。
 
这就好比去医院看病,眼科大夫再知名,大家也不会请他来看胃病,也不会请他去做法庭辩护,更不会请他来做国足教练——除非他有第二职业并达到相关标准。
 
当然,很多有影响力的大V、专家、教授、学者、官员等,也是非常自律的,在跨专业领域发言时,多是慎之又慎,没有充分证据绝不多说一字,以免误导公众。
 
行文至此,又有读者朋友给我传来几段洪涝灾害的视频。但遗憾的是,除了视频中展示的情节令人心忧之外,真正有效的信息(如我上文提到的新闻诸要素)仍然极其匮乏。
 
在此提醒灾区的朋友,如果您想求助,请一定要坚持冷静、理性、清楚表达:您所在的位置是哪个省份、地区、县市、乡镇街道和村庄,灾情发生的具体时间是哪年、哪月、哪日,您知道的受灾人都有谁,需要怎样的帮助和要求以及必要的联系方式等。明确的要素信息是您自救的第一步,也是获取救援必不可少的基础,否则不仅消耗了公众对您自身的信任,也于事无补。
 
总之,鉴别消息真伪,除了上面提到的技术性办法,一定要坚持独立判断、专业判断——这样不必然全部正确,但却最大限度避免犯错,特别是在群情汹涌的时候,更要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信心,而无论如何都不能用情绪去驱逐理性,用谎言去对抗谎言。
 
再回头看已经被隐藏的《如此严重的水灾官媒为何不报道》,结尾一个大大的、绿色的“推荐使用微信支付”,读者诸君应当自有判断了。
 
当然,我这篇文章后面本来也有打赏。但需要说明的是,第一我不是靠赚打赏为生,第二在写作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付出了劳动。靠实实在在的本事吃饭,好像没什么不好。与打赏相比,更重要的是能在读完这篇文章之后,读者诸君有所收获,对作者来说,内心就很欣慰了。
 
这也是一位真诚的作者说与他的读者的肺腑之言。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