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宝成 > 哭郑湘

哭郑湘

 

201812231137分,岁在戊戌年甲子冬月己丑十七日,我的朋友、恩人、山东融信律师事务所主任郑湘律师,因病于青岛阜外医院英年早逝,享寿五十。

1212日到23日,短短的11天时间,尽管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当噩耗传来,我仍然悲痛万分,无以复加。

我与郑律师相识于201375日之后。当时,我与众乡亲旷日持久的依法集体维权已进入决战阶段。

此前一天的74日夜间,当时参与依法集体维权的百姓,遭遇了官方组织数百人进行的野蛮暴力强拆,人身、财产损失惨重,心理、精神遭遇重创;更有甚者,因不堪被某些势力有组织地骚扰、恐吓等各种原因,而选择退出了依法集体维权的队伍。

闻讯返乡后目睹此情此景,又历经四十余日阴雨不断,我感同身受,如遭电击,但知唯有坚持到底,方能无怨无悔,因此强打精神,苦撑危局。一时之间,黑云压城城欲摧,大有天崩地裂、乾坤翻覆之势。

时穷见人心。就在我们几乎陷入绝境之时,有一天,郑湘、王学明和张海等三位青岛本土律师,突然造访我家。我记得,当时的郑律师年轻儒雅,戴着眼镜,文质彬彬,体态微胖,寡言少语,沉稳老练,一身白衬衣加黄色休闲裤,更显亲和。

当时三位律师做了自我介绍,详细询问了野蛮拆迁的相关情况,表达了作为青岛律师对本地法治热点事件的关心。

因为是初次相见,早成“惊弓之鸟”的乡亲提醒我,这三位律师是不是政府派来的“卧底”。但我想,当时情势已经大白于天下,并无不可告人之言,因此还是坦然地与几位律师深入交换了看法,获得了他们的理解与同情。

在“7.4”野蛮暴力强拆事件后,作为最先抵达事发地了解情况的青岛三位律师,郑湘、王学明、张海给予了我们莫大的心理安慰和依靠,使我们再次意识到:我们还远未陷入绝境,还有很多人在关注、支持着我们,我们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绝不是一支孤军在战斗。

7月初的初次相见到8月上旬我等系狱,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针对我们的依法集体维权,山东本土网络恶势力通过无中生有、移花接木、断章取义、恶意夸张等流氓手段混淆是非,一时之间真相被掩盖,事实被扭曲。

了解实情的郑湘等三位律师义愤填膺、拍案而起,与这些网络恶势力展开了旷日持久的交锋,逐一驳斥,澄清事实,以昭天下。这是个费心费力却又不讨好的事情,他们却不计利害,义无反顾,令人钦敬。

尤其令我感佩的是,时年89日,我和多位乡亲系狱之后,作为青岛本地律师,郑律师不顾个人安危,不畏强权压迫,毅然与其他律师一道,成为平度律师团的重要成员,并与迟夙生律师一起担任了家父的辩护人,为我等呐喊,为道义伸张。惜乎当时我身陷囹圄,迨至今欲成文而仍无法览全貌,引以为终身憾事。

恢复自由之后,我感念于包括郑律师等在内的众多同道,引为一生之朋友、恩人。通过微博、微信等途径,只言片语之间,我才有机会和时间了解到,郑律师专注于律师业务中最具挑战性的刑事辩护这一荆棘编制的桂冠,致力于通过个案推动公平正义的实现,化宏大的民主法治理想为涓涓细流。 

我是通过很偶然的一个机会,才知道郑律师生病消息的。20181123日,一位朋友问我是否认识郑律师,因为一个案件是由他代理,需要和他聊聊。我就把郑律师的联系方式给了这位朋友。

未料第二天,这位朋友就告诉我,“郑律师病得有点厉害,很瘦很瘦,是在医院的病床上面谈的,郑律师的病情看起来似乎是瞒着他本人的”。

知道这个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我恨不得立即赶到郑律师的病榻前!

曾经,青岛本地的律师朋友们,给予了我们莫大的、不可替代的支持。自从恢复自由后,我一直想有机会当面专程表达感谢,尽管我知道,这只是一种形式,而且这种形式还不为多数以“务实”著称的山东人认可,还有更多具有实质意义的表达感谢的形式可供选择。

但一方面也考虑,自己是否也被当地列入某种名单?贸然相见是否给人添麻烦?是否效果适得其反?种种顾虑,总觉来日方长,导致四年内从未专程赴青岛谢过诸位。现在,我不能再犹豫了。

从知道郑律师患病到见他之前,我还心存侥幸:说不准,郑律师就是普通的生病住院吧?毕竟朋友没有把话说得很绝对,人到中年偶尔生病住院,也是常有的事。既然选项存在多种可能,我就默默地祈祷着,希望是最好的那个。

就这样,20181212日上午,我赶到了青岛阜外医院,探望生病中的郑律师。天呐!当我见到郑律师的时候,我几乎认不出他来了!那是郑湘么?以前体态微胖的,现在怎么那么瘦?脸色憔悴得更加令人揪心!一瞬间,我内心仅存的一丝侥幸轰然倒塌!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准备,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郑律师当时身穿病号服,身上还缠着各种管子,躺在病床上。见我进来,他慢慢挣扎着坐起来,还要伸手招呼我。按照医嘱,我坐在距离郑律师大约三四米开外的地方,强打精神和他交流。

他神志清醒,见面后第一句话就问我:郑成月现在怎样了?天呐!已经重病在身的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关心着为河北聂树斌案平反发挥重要作用的人的命运,这是怎样的情怀?这是怎样的胸襟?

我知道,郑律师一定是在病榻上沉闷太久,迫切想通过朋友们来了解外部世界的最新消息。于是慌乱之下,我强忍住内心的悲痛和眼中的泪水,不敢告诉他,我是专程来看他,只好撒谎说,我是顺路来探望,并慢慢组织语言,简要向他介绍了我所知道的郑成月的近况。在得知有众多朋友提供帮助的消息后,郑律师如释重负。

在不到半小时的探望时间中,他还对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国家法治发展趋势、改革开放前景等社会问题表达了关切,对久未谋面的朋友们表达了牵挂之情。我近距离感受到,他对这块土地深沉的爱,对这个国家未卜的前途与命运深深的忧虑,是如此真切而赤诚;可叹苍天不公,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看得出郑律师已显疲态,我就故作轻松,强颜欢笑向他道别,祝福他保持好心情,早日康复之后我们再相聚。为了郑律师的健康,谨遵医嘱,我只是向他远远地挥手作别,而没有握手,更没有拥抱。

走出病房一段距离后,郑夫人介绍,郑律师刚刚发烧四天,探视都不能进病房;在我来看他之前刚刚好转,今天是他精神最为良好的一天,我就来看他了。郑律师是在一年多以前被确诊,此后遍邀各路名医会诊。确诊之初,他的生命以月计;没想到能撑过14个月,堪称奇迹;而现在,他的生命则是以天计。生离死别寻常事,住院期间天天见……

青岛山路,崎岖蜿蜒;天空高阔,白云低垂;太平洋西岸,海风轻轻吹过,如泣如诉。朋友告诉我,2018年秋天,郑律师的生命进入倒计时;但他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仍坚持出庭某案长达九天,不遗余力为当事人捍卫权利,展示了青岛律师的执业风范。“以命办案”,郑湘律师堪称楷模。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朔风凛冽、滴水成冰的季节,郑湘律师壮志未酬身先陨,常使英雄泪满襟。对我来说,他是一位宅心仁厚的兄长,一位义薄云天的好律师,一位用毕生心血致力于民主法治事业的先行者。因此,对郑律师最好的纪念,莫过于继续以行动真正推进民主制度的落实和法治理想的实现,以便使人权之树在中华沃土真正开花结果,瓜瓞日盛。

对此,我们应当有共识,我们应当再努力。

聊聊数语,悲不自胜,遥奠郑湘律师,一路走好……

 

陈宝成 于郑湘律师归道山日于北京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