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宝成 > 陈宝成点评大众网奇文《网曝平度“暴力拆迁”失实:个别户要价远超标准》

陈宝成点评大众网奇文《网曝平度“暴力拆迁”失实:个别户要价远超标准》

陈宝成点评大众网奇文《网曝平度“暴力拆迁”失实:个别户要价远超标准》

2013年7月15日凌晨1点23分,大众网发表《网曝平度“暴力拆迁”失实:个别户要价远超标准》一文(作者李兆辉,初审编辑魏鹏,责任编辑刘宝才),链接如下:http://www.dzwww.com/shandong/sdnews/201307/t20130715_8642021.htm。为防止网站更改内容,本人已做截图为证。

对此文中的部分表述(包括文字、标点符号和内容),修改如下(显示为中括号内的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山东新闻

窗体顶端

 

窗体底端

网曝平度“暴力拆迁”失实:个别户要价远超标准

2013年07月15日 01:23作者:李兆辉来源:大众网

我要评论

 

为充分尊重民意以及拒拆户的意愿,金钩子村【金沟子村】今年年初召开村民大会集体表决,99%的上楼户中九成以上投票同意强行拆掉拒拆户。根据这个民意,金钩子村【金沟子村【为其中3户拒拆户装修了安置房,并组织人员【有消息称系平度市政府组织数个街道办事处共200人实施非法强拆】将其财产搬离、登记、录像并封存后【陈青沙、陈元节、陈俊善三栋房子财产部分被毁,另一部分被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对他们的老宅进行了拆除。

  【编者按】
  近日,一则由“记录者陈宝成”发布的“平度非法强拆”的微博引发骂战,网友“纪许光”称所谓“强拆”系“记录者陈宝成”利用职务,裹挟舆论、涉嫌敲诈勒索,并上传了视频和音频作证。对此,“记录者陈宝成”声明要追究“纪许光”的法律责任,此事引起了众多围观和评论。
  这场“战争”的焦点——青岛平度东阁街道办事处金沟子村“暴力强拆”究竟是否属实?7月10日、11日,大众网记者【大众网作为网站,可以有记者证么?能出示否?】抵达金沟子村进行实地调查,先后采访了被强拆的村民、拒拆户、上楼户、村委、街道办,以及平度旧城改造指挥部等个人和单位,还原了事情的真相【到我家门外拍了照片,但没有进门采访我本人,这是“大众网”式的“还原真相”】。

金沟子村99%的村民都搬进了新楼房,每人平均分到1.2套房子。大众网记者 李兆辉 摄

   大众网平度7月14日讯(记者李兆辉)【作为网站,有关部门为大众网颁发记者证了么?能亮出来么?】近日,平度东阁街道办事处金沟子村被曝“暴力强拆”,7月10日、11日,大众网记者实地采访了金沟子村,在对村里1%的拒拆户和99%的上楼户的部分代表进行采访后,发现所谓“暴力强拆”的确不实【请采访陈俊善、陈元节和陈青沙三位受害人】。
  为充分尊重民意以及拒拆户的意愿,金钩子村【金沟子村】今年年初召开村民大会集体表决,99%的上楼户中九成以上投票同意强行拆掉拒拆户。根据这个民意,金沟子村为其中3户拒拆户装修了安置房,并组织人员【事发前就有人准确告知我参与强拆的时间和人员,其中参与非法强拆者系平度市政府组织数个街道办事处共200人】将其财产搬离、登记、录像并封存后,对他们的老宅进行了拆除【陈青沙、陈元节、陈俊善三栋房子均有集体土地使用证,财产部分被毁,另一部分被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目前,还有包括陈宝成家在内的5户拒拆户【实际是陈淑训、陈俊善两栋、陈元节两栋、陈青沙、刘仁芝】不同意拆迁,【这里应该用句号】为了充分尊重他们的意愿,平度市正尽最大努力做工作,对于极个别实在无法做通工作的拒拆户,将绕开他们的宅基地进行开发。就在这些最后的拒拆户中,个别户提出了要以300平米的宅基地在整个平度范围内换6套精装房的远超标准的要求【上述依法维权的群众中,谁家有300平米宅基地?】。

今年1月9日,金沟子村召开村民大会,向占全体村民99%的上楼户发放“依法拆除未搬迁房屋的征求意见表”,其中有90%以上的村民在同意栏打了对号。

强制拆迁来自广泛的民意: 
  90%的上楼户投票表决要拆掉拒拆户
  金沟子村于2009年低【底】开工建设安置房,2010年底建设完工,【这里应该用句号】2011年5月份,大部分村民搬进达到住房条件【这里应该加“的”】新楼房里。“‘先建后拆’能保证村民住在自己家里,但由于拒拆户的上访等过激行为,原本定在2011年初分房的计划只能拖至5月份。”金沟子村支部书记陈卫生告诉大众网记者。
  2012年底,金沟子村旧城改造【陈卫生说叫“旧村改造”】开发商恼羞成怒,向村委提出,由于拒拆户的原因,征用【补一个法律常识:征用是政府行为,其他主体无权征用,详见宪法】的宅基地还未腾空,村委作为开发委托方已经违约,应按每年300万元的数额缴纳违约金,否则只能法庭上见。
  面对村集体财产即将流失的情况,今年1月9日,金沟子村选择召开村民大会,由村民决定是否对8家【当时不止8家】拒拆户进行“强制执行”。结果,占全村99%的旧城改造【陈卫生说叫“旧村改造”】上楼户中的九成以上在选票的“同意”栏打了对号,而且该过程被村委全程录像保存【放录像!】。这一投票结果经上报东阁街道办事处后,金沟子村于2013年1月9日向拒拆户下发“告知书”【1月9日开村民大会,1月9日上报街道办,1月9日下发“告知书”,效率很高】,要求【这里漏掉了上文说的“8”】家拒拆户“于2013年1月15日前搬迁腾房,并参与安置房抓阄,过期不搬,村委会将组织依法拆除。”但为了给拒拆户更多的考虑时间【“为了”一词表明因果关系,但真的如此么?】,直到7月4日,金沟子村委才对8个拒拆户中的三户进行强制执行【再普及法律常识:只有政府持法院裁决或法院才有权强拆,且在这次非法强拆中,被拆的不止三户】。
  “不拆我们村就发展不起来。”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采访了金沟子村西区5号楼65岁【这里漏掉一个“的”】村民尚瑞英,【这里应该用句号】她在旧城改造【陈卫生说叫“旧村改造”】中分到三套房子,其中两套送给了女儿,老人住最大的一套。她对记者说,因为搬迁问题,村里已经耽误了很多招商项目,也耽误了村集体增加收入的机会。“村集体不富,村民的福利从哪来?绊脚石不搬,钉子不拔,怎么发展?”尚瑞英说。
  2012年,由平度市带队到上海为金沟子村招商,一家上海的酒店经过区位等要素的考察,基本同意出资建设高档酒店,并由金沟子村以土地入股的形式参与分红。但就在资金即将到位的时候,上海总部以“该村存在潜在矛盾,可能会影响资金安全”为由拒绝向金沟子村投资。三年来,多个招商项目因为村里有拒拆户而泡汤,陈卫生对此感到非常遗憾。
  “就是因为这些拒拆户,我们村里的钱只出不进。”一谈到村里的8个拒拆户,金沟子村民陈可先气愤地嘴角抖动。他是村里出了名的“财务通”,年轻时做过生产队队长的他对5任村干部的财务状况了如指掌。他和三个儿子在这次旧村改造【到底是“旧城改造”还是“旧村改造”?】中共分到9套房子。拿着村里每个月公布的财务公告,他对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说,旧城改造【到底是“旧城改造”还是“旧村改造”?】后,每年村里都会拿出大约600万元的福利发放给村民,包括供暖费、物业费全免,每户的水电费几乎全额返还【本来就是子孙后代的钱,这一辈人吃了还有理了?】,而且村委每年中秋节和春节都会向每位村民分别发放500元和2000元现金【谁家没领到这些钱,去大众网要!】。
  截至目前,金沟子村382户村民中已有377户拆掉宅基地【您给我拆拆宅基地看看?】上楼。根据上楼户的介绍,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粗略估算了一下,上楼后,他们每一户的持久收入来源起码有6项:村里免费为全体村民投的养老保险【这是国家政策,岂敢贪天之功?】,每个季度发放的每人180元生活费,过节的【这里多了一个“的”】发放的现金和粮油,村民卖多余的房子获得的利息收入【卖房子的本金哪里去了?卖房子的过户手续能否出示?】,租房拿到的租金收入,以及村民种地、打工获得【这里漏掉一个“的”】工资性收入。
  “旧城改造【到底是“旧城改造”还是“旧村改造”?】确实让村民失去了宅基地【看,连自己都承认了】,还有部分村民丧失了部分土地,但村民生活保障反而多了,而且这些保障会随着村集体的发展越来越多。”金沟子村村委书记【前文称党支部书记】陈卫生对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说,原本计划旧村改造【到底是“旧城改造”还是“旧村改造”?】三年后,村集体收入超过1000万元,【这里应该用句号或者分号】但由于拒拆户的存在,很多招商项目担心资金安全【开发商会担心,项目也会担心?是拟人手法么?】,一直不愿投资建设,至今村集体年收入只有200多万元【敢亮家底明细么?】。

 

网曝平度“暴力拆迁”失实:个别户要价远超标准

2013年07月15日 01:23作者:李兆辉来源:大众网

我要评论

 

为充分尊重民意以及拒拆户的意愿,金钩子村【金沟子村】今年年初召开村民大会集体表决,99%的上楼户中九成以上投票同意强行拆掉拒拆户。根据这个民意,金钩子村【金沟子村】为其中3户拒拆户装修了安置房,并组织人员【事发前就有人准确告知我参与强拆的时间和人员,其中参与非法强拆者系平度市政府组织数个街道办事处共200人】将其财产搬离、登记、录像并封存后【陈青沙、陈元节、陈俊善三栋房子均有集体土地使用证,财产部分被毁,另一部分被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对他们的老宅进行了拆除。

7月4日,金沟子村拒拆户被村民集体强拆后,在老屋旁搭起帐篷,但帐篷里并无人居住【这些天平度下大雨,陈青沙家和陈俊善女儿家去了陈俊善家另一栋房子暂居,部分财产毁于废墟】。大众网记者 李兆辉 摄

  拒不拆迁试图获取超标准利益:
  个别拒拆户要以300平米宅基地换平度范围内的6套精装房
  到目前为止,金沟子村宅基地的拆迁废墟已经保留了三年【2011年秋至今,小学数学没学好】,原本这片早应建起高楼大厦的废墟上还矗立着5个拒拆户【实际上现在是8户】。7月10日,刚下过雨【你自己都承认下雨了,还让无家可归的被毁坏财产的人住帐篷,真好心】,废墟上的路变得泥泞不堪,拒拆户只有踏过这些路才能到达柏油马路(广州路)上购买生活用品。而沿着广州路往南往北不足500米的地方,就是占全村99%村民所居住的高层小区,他们不仅每天走在水泥路上,而且出门有医院、上学有学校,入门有空调、冬天有免费暖气【你沿着广州路往南走走找出个金沟子小区我看看?实际是在人民路东侧】。
  在与拒拆户们的接触中,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了解到,他们普遍家里有老年人,对祖辈留下的宅基地很有感情,虽然同意迁到楼上【你说说是哪家拒拆户愿意迁到不属于自己所有的楼上?】,但始终不肯轻易放弃老房子。另外,在这五个拒拆户中还有母女三人相依为命,孩子的父亲去年因病去世,27岁的大女儿至今没有工作,生活比较困难。“我家里困难,交不起钱,上不起楼。”孩子母亲刘仁芝对大众网记者说,她还希望保留自家的耕地,并且提出上楼的条件就是不花一分钱。
  为此,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采访了金沟子村村支部书记【前文说村委书记】陈卫生和村委【这里掉了一个“委”】员陈广泽。
  陈卫生告诉记者,刘仁芝的宅基地面积共201平方米,加上附属设施评估费折合成的40平米,刘仁芝和她的两个女儿可以获得3套85平米的安置楼,但其中有14平米需要她出钱购买。
  “显然刘仁芝还没弄清政策。”陈卫生告诉记者【亮记者证!】,安置楼分为65平、85平和105平三个户型【陈卫生家住了4个128平,显然你没采访到位】,村民根据宅基地面积自由抓阄选择,刘仁芝可以选择三套85平米的,也可选择4个65平米的,这都需要交1万多元的多余购房费。但陈卫生说,由于村里还会向其发放三项补偿费,共计2万多元,所以,刘仁芝一家不仅不用交钱就可以领到多套房子,而且还能拿到剩余的近万元补偿费。至于耕地问题,陈卫生说,全村几乎每户都保留耕地,有的多有的少,如果修路征不到她家的土地,就可以保留使用。
  据陈卫生介绍,刘仁芝还向他提出过很多超标准的要求,如在不花一分钱的前提下,除了要有3套85平米的房子,还要赠送一个门头房。而且她希望有别于其他村民,不抓阄就可以选房。对于这两个要求,陈卫生多次向她表示这对其他村民不公平,还向她承诺,如果刘仁芝因为家庭困难不愿搬迁,陈卫生愿意带领村干部每人出借一万元,帮她的小女儿顺利完成学业,并答应帮她的大女儿找工作。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刘仁芝及其他四个拒拆户还未搬迁。【单一消息源,为何不采访刘仁芝本人?】
  还有的拒拆户以300平米的宅基地做条件,间接向村委提出六套精装房要求,而且挑选范围不能局限在金沟子村,而是要在整个平度范围内选房。面对这样的要求,村支书陈卫生很难答应,并且承诺可以自己留出一套房子给该拒拆户无偿使用,但遭到该户的拒绝。【直接点名吧,目前依法维权的群众中,谁家是有300平米宅基地的?谁提出过这个要求?不就是要映射本人么?】

10日,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在金沟子村看到,陈宝成及另外四个拒拆户的老屋丝毫未损【到我家门外了,还不进门采访?我们依法维权的群众中,目前共有三栋房子,不是五栋,你该学学数学】。平度市决定【是市委还是市政府?】,对实在做不通工作的拒拆户绝不强求,宁愿增加成本绕道发展。图为陈宝成家。

图为“记录者陈宝成”在微博上发布的陈元节老两口坐在帐篷门口的情景。7月10日,陈元节的儿子陈海涛告诉记者【亮记者证!】,村委在拆迁之前就给两位老人装修了安置房,两位老人并未在帐篷里住过【你应该直接采访两位老人】。

据图中参与者陈海涛(左一)介绍,7月6日,陈宝成在家中提前准备好了白布、“关公大刀”、“狼牙棒”等道具后,将陈海涛等三个拒拆户聚到自己家中,让他们配带道具拍照,并发至微博。【你应该采访我本人吧?】

  “暴力拆迁”帖言过其实
  对于实在无法做通工作的拒拆户,平度市决定“绕道”搞开发
  陈海涛曾是金沟子村8家拒拆户之一,7月7日他已经和村里签订了“安置补偿协议”并抓阄选房,【这里应该用句号】然而就在7月6日,“记录者陈宝成”的微博上还晒出了他和另外两名拒拆户以及陈宝成本人的“合影”。【我穿越不到7月8日以后】在这张照片中,他们四个人头系白布、手拿各种武器,并称“决战!……我们将与数百光头决一死战。请朋友们扩散,请律师们为我们做无罪辩护!”等。
  对于该照片背后的真实情况,7月10日,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在金沟子村采访了陈海涛。据陈海涛介绍,当日他和刘仁芝等被陈宝成叫到家中。此时,陈宝成已经准备好了图片中出现的道具,要求三个拒拆户刘仁芝、张鹏珂和陈海涛头戴白布、手拿“关公大刀”和“狼牙棒”,而陈宝成自己胸前佩戴所谓的“记者证”【这个记者证可不是“所谓”的,你应该没有;再者,你是否也应该采访刘仁芝、张鹏珂?——可以不采访我,免得说三道四】。
  陈海涛对记者【亮记者证!】说,当时他手里的狼牙棒就是铁棍上面焊铁钉。至于为了什么,陈宝成的回答是“依法维权”。陈海涛说,他曾多次问过陈宝成同一个问题“咱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陈宝成未给出过答案【这个问题你应该采访我本人吧?】。
  7月6日,“记录者陈宝成”又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消息:“71岁陈元节、69岁姜秀珍夫妻家,被青岛平度市政府组织的四个街道共200名工作人员未经任何法定程序非法强拆,财产尽毁,两位老人搭起简易棚。【全文是:7月4日早晨4、5点左右,东阁街道金沟子村71岁的陈元节、69岁的姜秀贞夫妻家,被山东青岛平度政府组织四个街道共200名工作人员,未经任何法定程序非法强拆,财产尽毁,两位老人不得不搭起简易棚。正在读小学的孙子不得不被送到外祖母家。平度市长杨钊贤,你该当何罪?@山东发布 @青岛发布 @铁头铜豌豆】”在微博后面,陈宝成还上传了一张老两口坐在帐篷口的照片。
  对于此条微博的真实性,7月10日,大众网记者采访了金沟子村村支部书记【前文说是村委书记】陈卫生和多名村民。陈卫生告诉记者【亮记者证!】,在拆除陈元节老宅之前,村委已经为包括他在内的3个拒拆户装修了安置房,并组织工作人员把他们的财产提前搬出了,并逐一登记、录像、封存【陈青沙、陈元节、陈俊善三栋房子均有集体土地使用证,财产部分被毁,另一部分被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放录像!】。陈卫生说,后搬迁的村民不仅不会受到歧视,还会抓阄选房,享有所有补偿费等金沟子村村民享有的待遇。同时,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还采访了陈元节的儿子陈海涛,他说,村委早已给两位老人提供了安置房,而且两位老人并未在帐篷里住过,一直和陈海涛住在一起【住在哪里?两位老人和刘仁芝也可以说说】。
  对于截至目前仍不同意拆迁的另外5户,平度市目前正在尽最大努力做工作,对于极个别实在无法做通工作的拒拆户,平度市政府【好的,终于出现平度市政府了!】决定,坚决不动其宅基地,宁愿提高建设成本,绕开他们的宅基地也要搞发展。

网曝平度“暴力拆迁”失实:个别户要价远超标准

2013年07月15日 01:23作者:李兆辉来源:大众网

我要评论

 

为充分尊重民意以及拒拆户的意愿,金钩子村【金沟子村】今年年初召开村民大会集体表决,99%的上楼户中九成以上投票同意强行拆掉拒拆户。根据这个民意,金钩子村【金沟子村】为其中3户拒拆户装修了安置房,并组织人员【事发前就有人准确告知我参与强拆的时间和人员,其中参与非法强拆者系平度市政府组织数个街道办事处共200人】将其财产搬离、登记、录像并封存后【陈青沙、陈元节、陈俊善三栋房子均有集体土地使用证,财产部分被毁,另一部分被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对他们的老宅进行了拆除。

11日,金沟子村支部书记向记者出示了安置楼所在划拨地的房地产权证【复印件不是原件,且为什么遮挡住了土地所有权性质、所有权人和此前原是耕地等众多关键事实?】。

  集体土地的“拆迁许可”体现在民意:
  95%的村民签订“安置补偿协议”,拆迁决定才能通过
  不仅金沟子村村民在旧城改造【到底是旧城改造还是旧村改造?】的背景下上楼,近十年来,东阁街道办事处已有五个村的村民分到了人均多套安置房。7月10日,记者【亮记者证!】采访了平度市旧城改造指挥部工作人员杨成波,他说,平度旧城改造的补偿标准是青岛地区最高的,而青岛的补偿标准又高于全省。
  据了解,在全国范围内,青岛是第一个出台地方性拆迁法规的【你让别的地方情何以堪?】,该法规在执行国家征收和赔偿标准的基础上,明确了房屋搬迁补助费、临时过渡费、停产停业损失补偿和各种奖励费等。杨成波介绍,在山东省征收和赔偿标准中,除了按1:1配套合法房屋建筑面积外,并没有赠送“公摊面积”和“住房改善面积”这两项,而在青岛的地方性法规中却清楚规定了。【谁有权拆迁?主体是谁?政府还是开发商还是村委?】      
  而平度在青岛执行的标准基础上,又出台了另一种征地和补偿标准,即按宅基地面积补偿。“进门就开始算面积,对附属设施进行评估作价,同时还设有三项补偿费。”东阁街道人大办公室主任窦在龙【有公开资料显示,窦在龙是青岛同安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移动电话是15898813317,电话是0532-82963801,地址在青岛平度市杭州路34号。上述地址是原平度市东阁街道办事处的前身——城关街道办事处驻地。】已从事了十年的旧城改造工作,如果村民按照这个标准,获得置换的房屋会更多,拿到的补偿费会更高【他们获得的只是房子,永远失去的将是宅基地】。他认为平度市征地补偿标准除了高于全省外,还获得青岛市政府的特殊照顾,即“每改造完一个村,可获得220万元的补助金”,这个补助金额只有平度和莱西可以享有,其他县市只能拿到180万元的补助。
  据东阁街道办事处介绍,目前,实施旧城改造【到底是旧城改造还是旧村改造?】的村民,平均每户都能分到两套以上的房子,而金沟子村共建设安置房870多套房子,全村382户,836人,平均每户2.2套房子,每个村民平均能分到1.04套。金钩子【金沟子】东区11号楼的陈文正一家四口人,分到2套105平米的和3套85平米的安置房,【这里应该是句号】他将其中的一套留给自己和老伴,另一套送给孩子,出租两套、以32万元的价格出售一套【买主拿到房产证了么?】。每年仅租金和储蓄利息就超过4万元。“我不想再承包果园了,经济条件好了,自己也老了,该歇歇了。”陈文正的这句话,反映了金沟子村很多村民的现状,文化生活多了,体力劳作少了,大多数村民都不再种地,多以流转或种植经济林木为主。
  窦在龙坦言,虽然对国有土地的拆迁补偿程序作了明确要求,但从全国范围来看,针对农村集体土地的拆迁补偿程序还没有明确提出。以“拆迁许可证”为例,国有土地拆迁需要提供,但集体土地拆迁要获得“许可证”并不现实。为了能使这些程序符合最多数人的意愿,平度市要求,拆迁之前,首先“两委”干部要研究通过,然后党员代表通过,最后召开村民大会,只有95%的村民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后,拆迁决定才能通过。“虽然没有‘拆迁许可证’,但村民大会和签协议率足以代表民意。”窦在龙说【2011年1月21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国务院令,通过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此后,臭名昭著的“拆迁”一词在法律上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搬迁”;前文同,不赘述。】。
  对于“记录者陈宝成”在微博上提出的安置楼没有房地产权证问题,7月10日,金沟子村支部书记【前文称村委书记】陈卫生向大众网记者【亮记者证!】出示了该划拨土地的产权证【产权属谁?】。陈卫生承认,产权证的确是在安置楼开发之后的第8个月才办完,但丝毫未影响村民的利益【您没采访那些为了争房子而走上法庭的村民,也没采访因这些房屋买卖纠纷而导致平度法院判决成为废纸一张的受害者】。记者【亮记者证!】从该产权证上看到,登记时间为2010年8月17日,土地取得方式为“划拨”,用途为“金钩子村【金沟子村】经济适用住房及生产生活用地”。【房屋和土地权属呢?】
  从拒拆到愿拆是理性的回归:
  原拒拆户瞒着父亲抓阄上楼
  一直没有找到自己拒拆答案的陈海涛,7月7日选择与村里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并抓阄选房。【7月14日夜,其父亲告诉我,全家均未抓阄;房产证名字是其父亲,按法律规定,他人代为抓阄无效;网上流传的其所签协议为2008年版,目前早已失效。此处本人不对大众网披露的陈海涛相关内容真实性负责】陈海涛告诉记者【亮记者证!】,他从拒拆者转变为支持者,并分到了6套房子。但他的父亲陈元节还没有转变,他们全家人正在对父亲进行劝说。以下是大众网记者与陈海涛的对话:
  大众网:你对村委强制拆除老房子持什么态度?
  陈海涛:以前极力反对。老觉得父亲的观念很对,老房子是祖辈留下来的,不能轻易让出去。要想让我们让出去,必须满足我们提出的条件。
  大众网:当初你有什么条件呢?
  陈海涛: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我的父亲,也问过懂法律的邻居陈宝成,但他们都没回答出来最终的目的。
  大众网:对旧城改造,你现在的态度呢?
  陈海涛:听说绝大多数乡亲们都同意拆掉拒拆户,现在觉得挺对不起他们。抓阄后,我们一家5口人分到了6套房子。和以前想得不一样,老觉得自己家是老上访户、拒拆户,村委和村民会歧视我们,不再按补偿标准分给我们房子,但现在来看,是自己想歪了。尽管我老父亲还没转变过来,但我一直在劝他,偷偷地把6套房子选了。
  大众网:听说你父亲在拆除的老房子旁搭了一个简易棚子,是不是仍反对拆迁?
  陈海涛:他是老农民,转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现在,我们全家人都在劝他。他搭了棚子也不在那住,只是想起来后就去看一眼,毕竟在那里生活了70多年,有感情。
  大众网:你打算怎么分配6套房子?
  陈海涛:我们三口人一套,父母亲一套,剩下的四套出租。现阶段我不会卖,一来父亲肯定不会同意,二来我的观念也传统,对房子很看重。
  大众网:你儿子的部分书本在拆迁时被埋在了房子里吗?
  陈海涛:是的。不过村支书已经安排了,答应给我儿子找新课本。【早在几天前就已有热心网友寄出课本,目前尚未收到】。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