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宝成 > 关于平度政务网污蔑造谣的严正声明

关于平度政务网污蔑造谣的严正声明

笔者按:

经我七年抗争之后,平度官方个别人见强拆我家无望,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将视线转移到我妻子家,进行变相的打击报复。

2013年6月19日半夜,平度官方个别人授意凤台街道办事处“邀请”平度市建设局下属的执法大队与部分“黑社会”人员,以拆除“违法建筑”为名,强行将我妻子祖父李华文先生将居住的新房拆毁,导致85岁的老共产党员不得不在汛期来临之前居住在危房之中。

事后,有官方朋友告诉我,你的事情让平度官方颜面尽失,所以要“找补”回来。从你身上打不开缺口,就要想其他办法。参与这次强拆的人都知道,为什么不拆别人,专拆你老丈人家?就是给你个下马威。

对此,本人声明如下:

一、平度官方个别人的行为,不代表整个平度官方。在我依法维权期间,我受到平度官方多位朋友的支持与帮助,宝成始终感激不尽;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不能一一列名感谢。

二、对平度官方个别人公权私用并加之于本人和亲人身上的名誉侵权等各种恶劣行为,我表示强烈谴责和坚决抵制。你们丧失了基本的政治伦理,不配成为共产党员,更不配成为领导干部。我将始终保持追究你们党纪国法的神圣权利。

三、对我和我的亲戚、朋友、老师、同学以及所有关注、支持我的公民的任何打压或者变相打压,宝成将始终依法维权,客观揭露,坚决斗争,决不妥协。

 

        文一:天问,还是问天?

一个老人就是一部历史。如何对待老人,检验着一个政权和一个民族如何对待自己历史的底线与良知,检验着执政者的道德伦理。因为,有底线才有尊严,有良知才有未来。

李华文,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东潘家疃村(以下简称东潘,还有西潘家疃村,简称西潘)人,生于中华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初,曾入私塾读书六年;19岁时作为支前民工参加淮海战役并两次立功;后返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任村团支部书记、乡团总支书记,边参加生产边担任民校教师,期间曾被借调至区武装部工作;“文革”结束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长期担任村组织委员、生产队队长。

李华文居住的房子位于村西北,共三大间,1972年由长子在祖宅基础上重建。40余年后,房子内墙出现了相当程度的裂痕,“都快塌了,不知道能不能熬过雨季。”

最近十年,平度官方对城郊农民申请宅基地和自行翻新旧房进行了极其严格的控制,大大压制了农民正常合理的住房需求。与此同时,平度官方大搞政府主导的旧城改造、旧村改造、城中村改造和大型社区建设,强迫农民“上楼”,是典型的“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随着人口变化和房屋折旧,平度城郊农村不少人未经审批即在宅基地内盖起了南屋,这已成为普遍现象,东潘村也不例外。为了让李华文有个安全的居住环境,他的家人也曾想申请原址翻新旧房,并曾向有关官方表达过上述意见,不过被当面拒绝说:村里即将“旧村改造”,旧房翻新不会被批准。

这一消息让李家无奈。看到同村村民纷纷盖起南屋,李华文的儿子李书均也想走同样的路;今年6月份一场大雨,加速了他实现这一想法的步伐。但没有料到的是,和其他村民不同,6月19日夜间三四点钟,李家即将竣工的三间南屋被平度市凤台街道组织协调建设局下属的执法大队以及“黑社会”成员,趁夜深人静之际强行推倒。

落马高官房产无数,老共产党员却无立锥之地。这不仅造成李华文的财产损失,还致使他不得不在汛期到来时居住在风雨飘摇的老屋中。面对一位这样用车轮推出共和国的老党员、老功臣,平度官方拥房产无数且与女房地产商眉来眼去的某人,你还有何颜面苟活?

“那天凌晨三四点钟,我正在睡觉,突然就听到‘轰隆’一声。我赶紧下来,准备开门看看什么情况,却发现房门被锁了。”回忆事发当初,李华文沧桑多于恐惧,“透过门缝,我看到有穿执法局服装的人很快逃出了院子,然后又‘轰隆’一声,新盖的房子就倒下了。”

住老人家隔壁的孙女在睡梦中听到动静,迅速穿衣冲出房子,发现一辆挖掘机和至少三辆写有执法字样的车,沿路逃之夭夭。

在被问及新房被推倒后如何生活时,李华文平静的脸色下掩不住愤怒:“推倒,他得给我赔偿,还能白推倒?政府就这么个样?强制推倒房子,有这么个政策?”

对此,平度官方指责说,新盖的房子没有经过审批,是非法建设。对此老人不解,“咱村像俺儿盖这样的房子有好多处了,人家都没有事,轮到咱身上就给咱推倒,难道是咱没送礼?是不是这么个情况?而且十多年村里就没批过房子了。”

问及老人为何不和儿女住在一起,老人说,“我要求自己住着,因为方便。人家有上学的学生,早早起来做熟饭,我年纪大了起不来。再说现在我还能照顾自己,能做饭吃,有电、有汽,锅灶都有,我还能去城里买,在家光烧点水就中了。等我不能动弹了也不要紧,让他们轮着班伺候,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能动弹尽量靠自己。”

不过因为是老党员,李华文还曾受到过来自官方的“优待”:“去年春节前,上级慰问老党员,办事处的孙宝杰书记到了我家,给我送来一千块钱慰问金。不过他没说我的房子什么话。”

在被问及现在的心愿时,李华文无奈中透着矛盾:“有我住的,别堆了屋打死我就行了,别堆了屋打死我就行了”,“出事有什么办法?新屋被弄弄堆了,这个旧屋就是堆了砸死我也没有办法。”

在李华文房屋被强拆前一天的6月18日,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内脱离群众的现象大量存在,提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四风”问题,要求党员领导干部“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

话音未落、言犹在耳,平度官场主要领导,你认为总书记说的不是你么?

行文至此,忽然想起一则旧事。吉灿升是前清同治、光绪间的平度知州,任内爱民如子,政绩卓著。离任平度时,送别之父老请其留言以作纪念,吉灿升即言:“拿老的当孩子待!”

平度父老乍听此言,均觉刺耳:父母之地位仅次于天、地、君之后,怎能与孩子相提并论?但细思量始觉此言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从此“拿老的当孩子待”即在平度广泛流传。

 

        文二:关于平度政务网污蔑造谣的严正声明

2013年6月19日,平度政务网发表《凤台街道又拆除一处新增违法建筑》一文(以下简称“平文”,见后),采取颠倒黑白、断章取义、无中生有、移花接木、混淆视听等方式,以半指名方式构陷我和我的家人,严重诋毁了本人和家人的社会评价,实属平度官方个别人公权私用之卑劣伎俩。

对此本人与家人表示坚决抵制和强烈谴责:你们丧失了基本的政治伦理,不配成为共产党员,更不配成为领导干部。本人和家人将始终保留依照党纪国法追究你们相关责任的神圣权利。

本人和家人就此发表严正声明如下:

一、偷拆违反法定程序。

据《城乡规划法》,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据《行政强制法》,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应严格遵守法律程序,应依法定权限、范围、条件和程序,且应适当;采用非强制手段可达行政管理之目的者,不得行政强制。这是行政法上比例原则的具体体现。

事实是:2013年6月19日半夜,凤台街道与平度市建设局下属执法大队(前身为臭名昭著的城管)将85岁的老人反锁在屋内实施偷拆,没有出示执法证件,没有通知当事人到场,没有告知理由,没有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没有制作现场笔录,没有出具《限期改正通知书》,而是以野蛮手段半夜偷拆,且偷拆完就迅速逃跑,不仅完全无视法律程序,而且使平度政府颜面扫地。

东潘家疃村民在依法享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宅基地上建造房屋,并没有根本性影响乡、村庄规划,通过合法途径完全可以消除影响。凤台街道无视法律规定,纯属权力滥用。

另据本人了解,此种手段系平度党政官员近些年来常用,本人接到多起类似投诉、求助,适当时候将陆续公布相关事实。

二、偷拆涉嫌刑事犯罪。

据《刑法》第275条,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判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另外,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还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据《刑法》第36条第1款规定,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了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当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基于上述事实,本人将向有关机关控告平度市凤台街道和平度市建设局执法大队涉嫌刑事犯罪。

三、有关责任人应被严惩。

据《行政强制法》规定,在夜间或者法定节假日实施行政强制执行的,由上级行政机关或者有关部门责令改正,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据此,青岛官方应对实施本次偷拆的凤台街道办事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予以处分,并将授意实施该偷拆行为、破坏公民私人财产的平度党政个别官员绳之以法,以儆效尤。

四、本人与家人保留追究平度政务网文章其他侵权行为法律责任的各项权利,永不妥协。

陈宝成

2013年6月21日

附:

半生传奇李华文

一个老人就是一部历史。如何对待老人,检验着一个政权和一个民族如何对待自己历史的底线与良知,检验着执政者的道德伦理。因为,有底线才有尊严,有良知则有未来。

李华文,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东潘家疃村(以下简称东潘,还有西潘家疃村,简称西潘)人,生于中华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初,曾入私塾读书六年;19岁时作为支前民工参加淮海战役并两次立功;后返乡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任村团支部书记、乡团总支书记,边参加生产边担任民校教师,期间曾被借调至区武装部工作;“文革”结束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长期担任村组织委员、生产队队长。

 

作为支前民工参加淮海战役并两次立功,在李华文看来,是其一生的荣耀。那时候,他19岁。

“车轮滚滚”。忆当年,峥嵘岁月稠,李华文也不例外,他以这部著名影片的名字,打开了话匣子。

1948年2月至10月,为了支援潍坊、济南、淮海等战役,平北县政府根据华东支前司令部的指示,组织了800多副担架,1200多辆运输小车,400多个马驮子,开赴前线,运输军事物资,为此多次受到军区首长的好评。

这一年,19岁的李华文和同村的刘希庭(音)、李凤仪(音)、李希山(音)等四名青年,响应政府号召,参加了支援淮海战役运输大队。“那时候去支前也没有什么想法,就是自愿报名,一心一意支前。”

当时,李华文被编入大队下设的中队和分队:“我所在的中队长是当时的李元区指导员卢春忠(音),分队长是李官庄村的杨顺和(音),现在都去世了。”

 “我是1948年阴历八月十一(公历9月13日)去的,来年正月初六(1949年2月3日)回来的,差五天就满五个月了。我是17岁结的婚,那时候都时兴(流行)早婚,19岁有了长子,走的时候孩子还没断奶,家里还有老人。”

“200斤小米,俩人一组,一推一拉,两人倒班,再加上两个人的行李。”李华文回忆,他和刘希庭负责一辆手推车,李凤仪和李希山负责一辆手推车,“当时先是听说要去支援济南战役,但当我们走到一个叫陆家庄(音)的村庄时接到消息说,济南战役已经结束,王耀武已经被俘虏了(济南战役发生于1948年9月16日至24日)。于是就地整编,李希山就回家了,李凤仪不得不和另外的人重新组合,和我们继续前进。”

“现在东潘村参加过淮海战役的就剩下我自己了,西潘村还有一个刘永庭(音),当时他和刘忠求(音)一个车,他俩在临沂路过一座桥时,从对面来了一辆车把桥轧断了,结果两人掉在桥底下负了伤,后来被送到医院救治,治愈后也回家了。”

与这些半途折返的同伴相比,李华文参加了整个支前活动。“我们从平度出发,一路向西先后经过潍坊、淄博、泰安、沂水、蒙阴、临沂,过了老黄河道(中华民国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为阻止日军西侵郑州,蒋介石命令扒开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造成洪水以阻隔日军,黄河至此向南流,沿贾鲁河、颍河、涡河入淮河。直到1947年堵复花园口后,黄河才回归北道,自山东垦利县入海)出山东后再进入江苏、安徽、河南三省,其中有条河的名字就叫运粮河,有个村庄叫小金顶。”回忆起当初的行军路线,李华文如数家珍。

为了防止国民党空军部队的空袭,支前队伍不得不夜行晓宿。“日头一没,开始出发,一宿走七十里。白天就得用胡秸掩护起车子。我记得到了运粮河时,队伍休息了一天,然后再出发把小米送上去。以后运的粮足了,前方吃不了,我们就运面,一下午一趟,给部队改善生活”。

现在人说起一宿负重步行七十里,或许很难承受。但在当时风华正茂的李华文看来,多数时候并不觉得累,例外只有一次。

“有一天,我们运输大队轮到我在前头,推着车子走到临沂地界,天亮了。吃过早饭后休息,快晌天时,小米都已经下锅了,突然接到紧急任务,加快速度运送粮食。于是那顿饭不让吃了,从中午走到傍晚,又走了一宿。”

身体的疲乏之外,还要面对枪林弹雨的考验。李华文说,这次运粮途中,突然听到飞机扔炸弹的声音。抬头一看,迎面飞来一架飞机,“有两个肚子,前面四个摆,一扔炸弹,哐!哐!哐!哐!像极了他们拆我房子的声音。”

在李华文的记忆中,这次是走得最远的一次,当身体承受不住疲乏时,前方来了支援的马队,接过了驮运粮食的任务:“一天一宿走了一百九十五里路,我是真的被使熊了(累坏了),打盹就睁不开眼,但睁不开眼也得干。”

让李华文难忘的还有一次遭遇臭蛋。“那是一天傍黑天了,大家比赛看谁推的粮食多,有推三百斤的,有推五百斤的,我跟刘希庭说,咱俩年轻,推六百斤吧。就当我们快到目的地时,迎面来了两架飞机,‘呼哃’、‘呼哃’扔下了两颗臭蛋。臭蛋能把人熏得不能动弹,后面的人只能卸了车堵着鼻子往后走,回来以后身上还有臭蛋的味道。”

淮海战役后回到曲阜时,李华文被评了两次三等功。“记得当时的评功词说:平度县运输大队李华文,在淮海战役中胜利完成任务,被评为三等功。我还得了两张奖状。1949年春回到平度后,县长乔天华亲自给我们发奖状。我记得开表彰大会的地方就在现在博物馆西,那里有一个十几亩地的大场院,当时去了好多人。后来有人曾经去查过,这个底子在民政局。”

从淮海战役支前回家后,李华文参加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后来当了村团支部书记、河崖乡团总支书记。继续务农的同时,他凭着六年私塾的底子当上了夜校教师,“那时候叫民校,贯彻民教民的方针,我还受到过县政府的奖励,得过一个很大的奖状、一面很大的锦旗和一盏可以吊在半空的大汽灯。”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李华文的命运因此有了短暂的转折,被借调到豹竹区武装部帮助工作。此后合作化兴起,李华文成了公社社员。“文革”期间,李华文被提名任东潘村第一生产队队长。

1964年12月12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座谈会上关于四清问题的讲话中提出“小队干部多数不是党员,岂有此理”。在这句“语录”精神的指引下,1976年,李华文和同村的三个人一道被发展为预备党员,并于次年转正,后担任村组织委员。

 

 

凤台街道又拆除一处新增违法建筑

 

时间:2013-6-19来源:平度政务网作者:凤台街道阅读143次【字号:大中小字】

 

    6月19日清晨,凤台街道根据群众举报,对东潘家疃村一处新增违法建筑进行强制拆除,拆除违法建筑面积约50平方米。

    该违法建筑未经规划部门审批和村两委同意就擅自施工建设。期间,街道、村“两委”多次劝阻无效,严重影响了四邻生活和群众出行,破坏了村庄整体规划。户主李某某一直宣称“自己女儿李某某是法律研究生,在司法部上班,女婿陈某某是北京知名记者,与上层关系过硬”,扬言无所畏惧。这些言论引起了群众的强烈反感,多次向政府投拆,要求拆除。

    此次强制拆除果断迅速,安全高效,围观群众拍手称快。今年以来,凤台街道共拆除7处违法建筑,总面积约1100平方米。

    凤台街道友情提示:城市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家园,城市建设离不开每个人的配合和支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因为某个人名气大、关系特殊、后台强硬就听之任之,所有违法建筑一经发现,立即拆除。 



推荐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