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宝成 > 我差点成了山东平度版“钱云会”

我差点成了山东平度版“钱云会”

我差点成了山东平度版“钱云会” 

——关于陈宝成五分钟内两次遭遇暴力袭击事件的说明

继父亲、母亲、兄长之后,今天我也未能幸免而“挂彩”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已经故去且将于今日入土为安的祖母,不会再为此流血;我唯一可以庆幸的是,我这次侥幸避免了成为另一个“钱云会”的命运;但未来会怎样?我不知道。

2013年1月30日13时,至亲至爱的高龄祖母归道山,作为她最小的孙辈,我接到消息后即刻停止记者工作,自北京返回山东青岛平度家中;因路遇大雾,归家时已深夜;稍事安置后即和家人赶至伯父家见祖母最后一面,在东西向的人民路近五百米的距离中未遇多少车辆和行人。

次日凌晨,我和家人自伯父家(位于金沟子村西耕地上盖的村民安置房)离开,沿人民路北侧自西向东步行回家(因路北有路灯,且紧靠平度市实验中学)。在路上我感到气氛诡异起来:自安置楼至南北向的广州路之间,人民路路段车辆明显增多且来回穿梭。记者的职业嗅觉此时提醒了我。

当夜有雾。当行至平度市实验中学西侧约七八十米时,发现对面数十米外有两名男性自东向西步行,其中一人似有醉酒迹象;另一人举止似较清醒。

金沟子村附近广州路沿线,营业至深夜的饭店极少;即使是村民之间醉酒,也会有做东者送醉酒者归家。由此我们对两人产生怀疑,并在环顾路况确定安全后决定向马路中央移动,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过当我们与之相遇时,呈醉酒状男子挥动手臂,富有挑衅意味。但我们并未与之发生肢体接触。

当走到平度市实验中学西约十余米时,忽然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回头发现两人朝我们迅速奔来;意识到情况异常,遂和家人快速向平度市实验中学方向行进(因该校门前有监控摄像头和保安)。当行至该校校碑西侧时,一辆轿车自西向东行驶至校碑东侧并急停。看到此车停下,两男子迅速急停并调头向西飞跑。此后该轿车亦调头自东向西驶去,我们继续沿人民路北侧东行。

当行至人民路与广州路路口即将过马路东行时,我发现有辆轿车自我身后沿人民路南侧自西向东急速驶来。按惯例,车辆行至该路口都会减速并向南或北拐(东侧为金沟子村集体宅基地,部分房屋已拆除,但目前并未通行)。但该辆轿车不仅未减速,反而加速冲向金沟子村,并在碰到广州路东侧的路边石时飞起,跃出近七八十米后被一堆建筑垃圾挡住。

据我当时现场目测,该车时速约在120迈上下。如果我按照交通规则靠右自西向东走,后果既有可能是死于一场“普交”,从而成为下一个“钱云会”!于是我和家人加快脚步回到了家。

到家以后,我前思后想,并和家人逐一回放当时细节,认为事情蹊跷,遂于凌晨1时许在新浪和腾讯微博发微博示警,全文如下:

【是意外还是某些人别有用心?】今雾夜十二点拜别先祖母,行至人民路平度实验中学西,与疑似醉酒两社会青年擦肩而过,相聚上百米后两人突然回追,此时一辆轿车自西向东徐行;见清醒有异遂向学校疾行,车自学校调头,此二人疾停折向西行;我继续行至广州路时,一车自身后加速沿人民路冲向金沟子村。

按照故乡风俗,先人走后第二天晚上需“发盘缠”,2013年1月31日下午我独自一人自伯父家回家取老人的生辰八字。约16点10分前后,我沿人民路北侧返回伯父家。

行至平度市实验中学西侧约一百多米时,突然发现自西向东迎面走来一男子,身高约一米八多,体型中等,距离我有七八米距离;我感到情形有变,下意识回头发现一辆摩托车向我驶来,其中驾驶员较为类似夜间未醉酒的男子,略有偏瘦;后座还有一人较为类似醉酒男子,身高约一米八多,中等体型。

这时迎面而来的男子将我眼镜打飞,和后座摩托车的男子一起用脚猛踢将我击倒,并多次猛跺我的左侧太阳穴。我倒地后突然发现骑摩托车的男子准备开车向我撞来,兼之头部被跺,我半推半就做昏迷状。见我毫无反抗之力,乘摩托车的男子跳上车后向西沿人民路逃窜,与我迎面而来的男子则迅速沿相同方向跑去。

爬起来之后,我找到眼镜,并迅速在新浪微博发出警示微博:“我被袭击了,在山东平度”;并立即电告为我们村民土地维权的王才亮律师。因祖母事宜为大兼情况紧急,我继续向伯父家行进。

走到金沟子村耕地上的安置楼前时,我踏上铺设的人行道;前行至某英语培训学校门前时,突然从身前七八米处斜刺里窜出一高个男子,极似此前迎面袭击我者。他同样挥拳击打我左侧太阳穴,因此地人烟密集,我被击倒后大声呼救,该男子立即再次向西逃窜。

后经我查证,在山东青岛平度这块生我养我而我又倾注关爱的土地上,在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在不足五分钟的时间内,我遭遇两次暴力袭击。这是对人权的践踏,是对真相的践踏。

于是我爬起来继续西行至安置楼门口,遇到热心村民报警。此后我在警察陪同下先去医院做了CT、拍片,并配好眼镜,之后去平度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做了较为详细的询问笔录,直至深夜才在民警的保护下回家。对警方的调查,我表示理解和尊重。

目前我身体多部位受伤,并造成一定的财产损失;但好在生命暂时无碍,只是让至爱亲朋担心了。

自从2012年秋季以来,村里的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村民们出行都多半带着家伙;多位父老乡亲也劝我注意安全。但我想,朗朗乾坤、光天化日,怎么会有妖孽横行?不过今天血的教训让我反思,我确实需要考虑“义工保镖”的事情了,至少在故乡是这样。

另外,我希望在祖母身后事完毕之后,有能力的人可以帮助我,将我的家人安置到安全、保密的地方——实不相瞒,我没有足够的钱实现这一愿望,我也不想让我的家人第N次付出血的代价:这是一组矛盾,而我无可回避。

在今天的两次遇袭事件中,我还受到了平度热心市民、乡亲父老的积极帮助和诸位网友(和我处于对立方并通过我微博获取信息、采取危害我和家乡父老对策者除外)的众多关注和大力声援,在此一并感谢;但为安全考虑,我不能点出您的名字,请多包涵。

希望上述文字能让关心此事的网友明白来龙去脉,我不能只在需要大家关注时发出呼救,而在大家需要了解事件真相时缄默不言——那不是我的风格;但出于侦查需要,我对有关内容进行了技术性处理;有些事我知道,但在此不便多说。

宝成重孝在身,难以面谢;寥寥数语,望乞见谅。

2013年2月1日凌晨,于祖母灵前泣血哀告

附图:一:本人现状 ;二:案发地谷歌地图

附:关于本司员工陈宝成遇袭事件的声明(注:本声明由财新网博客编辑更新)



推荐 7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