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宝成 > 问苍天

问苍天

问苍天

烟花再美,终究是瞬间风景;

浮脂华粉,最难敌疾风骤雨。

号称“最不怕淹的城市”,

怎么会是这样——

你看那漂流的红绿灯,

你看那破碎的红西瓜,

你看那漫长的回家路,

你看那疯狂的白石头,

你看那无助的老农民,

那是我们的父母亲啊!

你可读懂,

颗粒无收的含义?

你可读懂,

他们眼里的绝望?

……

繁华落尽才两天,

不觉世上已千年。

麦收时节雹风雨,

豪门宴上犹歌舞。

不要告诉我,

那些所谓的“正能量”;

请你告诉我——

刚花的那些钱,都去了哪里?

除了脂粉, 基础设施改善得“水漫金山”,

究竟是谁的千秋功罪?

曾经引以为豪的下水道,

究竟被什么堵住了?

一个城市需要脸面,

但更需要良心!

你们呆几年就高升了,移民了;

我们还要世世代代,

守护这片脚下的土地,

守望这座东方的瑞士,

守卫祖先永久的归宿!

诗人苏横

戊戌麦月晦日

推荐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