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宝成 > 一书一画五先贤 溢彩流光云水间

一书一画五先贤 溢彩流光云水间

一书一画五先贤 溢彩流光云水间 ——古岘人陈荣禄《玉堂富贵图》背后的人与事

《玉堂富贵图》是中国画家的传统创作题材。五代徐熙、黄居寀,明陈嘉选、吕纪,清虞沅、邹一桂、胡湄、王建章、陆恢,现代柳滨、蔡铣等,均有同题作品流传。

笔者所藏陈荣禄《玉堂富贵图》及戴恩溥书法作品,虽说为族中旧物需“敝帚自珍”,然其所涵盖人物涉明、清、民国及当下四朝五位先贤,其中两人结缘《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故意义殊为不同。

为致敬先贤,笔者不吝笔墨,逐一道来。

概说

陈荣禄的《玉堂富贵图》卷轴,分为上下两部分:上为戴恩溥书法作品,其规格为49cm×25cm;下为陈荣禄《玉堂富贵图》,其规格为125cm×52cm。

戴恩溥书法内容出自《香祖笔记》而略有变通,如行云流水,潇洒自如。其行楷文曰:“高念东侍郎游山阴道上,有句云:‘筇杖古松流水外,蒲团修竹绪风间。’予甚爱之,命禹鸿胪写以为图”,落款“栴园书”,并有“戴恩溥印”及“瞻原”两篆书印章。

陈荣禄的《玉堂富贵图》,自上而下依次为盛开的白玉兰、红海棠、红牡丹和锦雉一只;图中题签《玉堂富贵图》并注释:岁在丁卯菊月上瀚画於西竹草堂之南轩,福廷陈荣禄。印章三枚均为篆书,右上为闲章“山水月石”,左下分别为“陈荣禄”、“福廷”。

在笔者看来,画中之物,神态各异;个性张扬,流光溢彩:白玉兰傲然挺立,香飘纸外;红海棠温柔含蓄,小家碧玉;红牡丹富丽堂皇,玉笑珠香。尤为传神的则是居中锦雉,立岩石之上,步履矫健,腹羽洁白,长喙如箭,冠宇流风,锦翎飘逸,雄目圆睁,神清气爽……画家的心胸抱负,活脱脱跃然纸上。

先从戴恩溥的上述书法作品所涉及的人和事说起——

清初诗坛盟主王士禛与《香祖笔记》

如前所述,戴恩溥上述书法内容来自《香祖笔记》,撰述的时间起自康熙壬午(1702),止于康熙甲申(1704)。而《香祖笔记》的作者,是清初诗坛大名鼎鼎的王士禛。

王士禛,又名士祯,字子真,一字贻上,号阮亭,又号渔洋山人,世称王渔洋,出身官宦世家,是明朝农学家、布政使王象晋之孙;明崇祯甲戌(1634)九月十七日生,山东新城(今桓台县)人,常自称济南人;清顺治戊戌科(1658)三甲三十六名进士,康熙甲申(1704)官至刑部尚书,继钱谦益之后主盟诗坛,与朱彝尊并称“南朱北王”。

就诗论而言,王士禛创“神韵”说,于后世影响深远;其早年诗作清丽澄淡,中年转为苍劲;擅长各体,尤工七绝;好为笔记,有《池北偶谈》、《古夫于亭杂录》、《香祖笔记》等;清康熙辛卯(1711)六月二十六日卒,享年77岁,谥文简。

王士祯曾赠诗蒲松龄:“姑妄言之妄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诗”,并为《聊斋志异》大书“王阮亭鉴定”,各家书坊争相求索书稿,刊刻《聊斋志异》。

曾为《聊斋志异》作序的侍郎高珩

《香祖笔记》上文所提到的高念东即高珩,字葱佩,号念东,晚号紫霞道人,生于明万历丙辰(1612),山东淄川人,崇祯癸未科(1643)三甲八十五名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顺治朝授秘书院检讨,升国子监祭酒,历官国子监祭酒、詹事府少詹事、吏部侍郎,礼部侍郎,太常寺少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刑部左侍郎;卒于清康熙丁丑(1697),享年85岁。

高珩工诗,体近元、白,生平所著不下万篇;著有《劝善》诸书及《栖云阁集》;有《栖霎阁诗》十六卷,为赵执信所编;拾遗三卷,为宋弼所辑,《四库总目》并传于世。

说起高珩,或许不为人知,但他侄女的舅父则是广为人知的蒲松龄。因为这层关系,也因为两人思想相通,高珩曾为《聊斋志异》写序说,当时的社会“江河日下,人鬼颇同”,“吾愿读书之士,揽此奇文,须深慧业,眼光如电,墙壁皆通,能知作者之意”,还将《聊斋志异》的初稿带入宫内广为传阅,对《聊斋志异》的流传起到了重要作用。此外,蒲松龄曾作俚曲《琴瑟乐》,高珩为之题跋。

“谈笑有鸿儒”的一代画师禹之鼎

《香祖笔记》上文所提到的禹鸿胪,也是清初美术史上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

禹鸿胪即禹之鼎,字尚吉,一字尚基,一作尚稽,号慎斋,顺治丁亥(1647)出生,江苏兴化人,后寄籍江都,清康熙年间著名画家,擅长人物,尤以肖像著称,为明末清初大诗人吴伟业所器重,并为学者徐乾学、书法家姜宸英、诗人汪懋麟等画像。

康熙中,禹之鼎入京任鸿胪寺序班,曾为王士祯、陈廷敬、徐乾学、王又旦、汪懋麟等人作《城南雅集图》卷;康熙壬戌(1682)出使琉球,是其一生中最显赫的事迹,他的肖像画誉满京城,也与此次出使有密切关系。

禹之鼎人物肖像誉满京师,“一时名人小像皆出其手”(清•秦祖永《桐阴论画》);精于临摹,有白描、设色两种面貌,皆能曲尽其妙,形象逼真,生动传神;有《骑牛南还图》、《放鹇图》、《王原祁艺菊图》等传世。 禹氏晚年与一些著名书画家往来密切,经常相互作画题诗,或合作画幅。不少名士也欣然为其画题诗,如王士祯、宋荦、宋至为《洗竹图》题诗。禹之鼎以鸿胪寺序班的卑职而跻身于文人书画家之列,可见其当时的地位和声誉。

康熙丙申(1716),禹之鼎在京去世,享年69岁。

力争主权的科道谏官戴恩溥

以书法家名世的戴恩溥是晚清科道谏官。据当地史料记载,戴恩溥字瞻原,世居平度城东关,号雪田,一号樨薌,嘉庆癸酉科(1814年)山东乡试解元戴金鼎长子,道光丁亥九月十三日(1827年11月25日)出生,咸丰己未恩科(1859)山东乡试举人,同治乙丑科(1865)二甲第二十八名进士,曾任兵部武选司主事、车架司帮总办兼汉本房坐办、职方司主事员外郎、马馆监督、陕西道监察御史、浙江道监察御史、工科掌印给事中、广西右江兵备道。

戴恩溥久任科道,所论国计民生大事甚多,“请禁钱粮浮收”一事造福桑梓,最为民众所不忘。

清朝征收田赋以银两为单位,晚清时多以银折钱。同治年间银价昂贵,白银一两折合京制钱三千八九百文,加上“火耗”、“解费”,山东许多州县征赋时,每“银一两”曾折收五千八九百文。到光绪甲午(1894)银价已下落一千余文,却仍按同治年间数目折收。

闻知此事,戴恩溥对这等劣行十分痛恨,不顾省府州县各级官员的反对,结合家乡莱州府的掖县、平度、高密、胶州、即墨仍收五七八百文的实例,两次上奏清廷,为民请命。

他在奏折中疾呼:“竭艰苦之脂膏,饱贪婪之囊橐,穷民困累,情何以堪!”最终,全省统一定为“一律折收四千八百文”,从而给全省百姓减轻了负担。

“弊端出下僚,罪在令与牧。输纳折缗钱,羡馀归私椟。官橐藏巨万,十倍长官禄”。据乡贤李树先生分析,戴恩溥五言长诗《东省奏减钱粮浮收纪事》,表现了对地方州县官员贪黩行为的憎恶。他明知“请减浮收”会直接侵犯家乡各级地方官员利益,“朋僚或异议,讥评当忠告”,好心的同事认为他不识时务,说不定会自找麻烦,而他“只求寸心安,何须计荣辱”,令人击节。

为官在外,戴恩溥仍时时关注家乡命运。光绪丁酉(1897)德国强占胶州湾,次年“划界”时,德方企图进占数百平方公里土地,时任给事中的戴恩溥与同乡御史王培佑联名上奏,报告勘界官员的庸懦和民情之激愤,使清廷得以通过外交斗争挫败了德方的图谋。

宣统辛亥正月(1911),戴恩溥病逝于家乡,享年84岁。

其所著诗文集为《见山楼诗文钞》,他的书法颇受时人欢迎,其墨迹至今尚留存不少,并被收入《明清百名进士书法选》等多种书法作品集。

身后零落的书香子弟陈荣禄

陈荣禄,字福廷,号墨川,山东省平度州古岘镇三里村人,约生活在晚清、民国等时期,是古岘陈氏次五支第十八世。据与陈荣禄熟识的族人陈之敖向陈庆俊介绍,陈荣禄体态微胖,个头较高,业余时间爱作画,尤其善画荷花。

陈荣禄出身书香世家。明代嘉靖、万历年间以降,古岘陈氏一族从第六、七世开枝散叶。在此后长达370余年和十余代人的嬗递中,陈荣禄这一支系的家境整体较为优渥,仕宦、学问亦较为显达。这为陈荣禄从事艺术创作提供了客观的物质和文化条件。

陈荣禄的七世祖陈世绰是岁贡生,任甘肃灵台县知县、敕授文林郎;八世祖陈则纳是万历庚子科举人,好学能诗,不求仕进,有《鸥知斋稿》,被载入州志;九世祖陈士偁是岁贡生,任陕西南郑县知县、升固原州知州;十一世祖陈所赋是监生,十二世祖陈璠是庠生。

就陈荣禄的五服内家族而言,其高祖陈若杰,字汉三,太学生;曾祖景沣,字西汇,武庠生;祖鼐鼎,字燮臣,太学生,乡饮大宾;父珵佩,字紫峰,画号岘阳,曲阜孔府林庙守卫百户官,四品衔。

需要指出的是,仅从陈珵佩画号岘阳来看,其应是善画之人,所以陈荣禄善画是有家学渊源的。

陈荣禄的曾祖陈景沣是一位重要人物。陈景沣少年时就展示出与众不同的才华,对经学了解透彻,在乡里有很高的威望而受人推崇。凡是乡里有艰难繁重的事情,一定会等陈景沣说句话才能决定;偶尔只要陈景沣开了头,剩下的事情很快就可以办好。

寻常之人,多通过人使用的器物识别人之优劣高下。而陈景沣则不同,他居住的房子风格崇尚实用,反对虚浮。即使经济条件宽裕自如,陈景沣也告诫后人:不要做无益于人的事情,祛除为自己方便的私事。所以受到陈景沣恩惠、知道陈景沣为人处世风格者,即使在远处也有很多,而这并非是溢美之词。

陈景沣的兄长、陈荣禄的伯曾祖父陈景渭同样是一位重要人物。陈景渭字起渔,太学生。他学问渊博,写作古文尤其工整,文章风格卓异,仪态俊秀不俗,因此并不为当时崇尚八股的流俗所喜,多次参加科举考试而没有中式。晚年时候,陈景渭著有《收孽》、《大梦》两部传记体著作,虽说是寓言体裁,但也是因饱含人生的感慨而创作成书。

除了一心向学,陈景渭还热心乡村公益事业。据记载,陈景渭曾经独立设立两处义学。古岘各里中没有财力读书求学的,陈景渭的义学都将他们接受入学。

道光十七年(1837年),平度春秋大旱,冬无雨雪,遭遇巨大的饥荒灾害。陈景渭一方面倡议乡绅捐资赈灾,另一方面与弟弟陈景沣坚持施粥、施饭长达三年之久。当地没有财力婚丧嫁娶的人,一定会到陈氏兄弟家中求助,并且都能获得他们所需要的帮助。

古岘里中有一户于姓人家,因为年景欠收、家人饥饿,而要将妻子卖于他人。夫妇将要分别时,在路上抱头痛哭。这事被陈景沣看到了,于是为这位妇人交了赎金,使她回到家中。陈景渭急公好义,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据笔者统计,陈荣禄的五服尊长和平辈亲属76人中,有太学生18人,武庠生3人,贡生、附贡生、邑庠生、州同、登仕郎、例封佐仕郎、奎文阁典籍、从九品、林庙守卫百户官各1人,取得功名或者有文绩者共计30人。

据1876年版《陈氏族谱》记载,当时陈荣禄之父陈珵佩已婚配金西峰之女,但并无陈荣禄之记载,故陈荣禄应是1876年后生人。据1930年版《陈氏族谱》记载,陈荣禄伯父陈琮佩曾有修谱之志,但赉志以殁;1930年,陈荣禄与其父陈珵佩一道,参与修撰《陈氏族谱》;在此过程中,陈荣禄曾与族人一起亲往考察,详加记载,并负责族谱誊录等工作。

不过,陈荣禄身后却人丁寥落。据陈荣禄侄女陈修娟向陈庆俊介绍,陈荣禄子风田,无后人;其兄荣恩有两子:芸田、玉田,两人均于1949年前被“抓壮丁”赴台,1987年两岸恢复往来后,芸田曾返乡探亲,后均于台湾去世。芸田有三女,长修桂居兖州,次修美居东北,三修娟居古岘五里村。玉田有一子名仁杰,仁杰有一子一女,现居台湾。

回到陈荣禄的《玉堂富贵图》上来,好奇的人会问,戴恩溥的字与陈荣禄的画,是如何合成一体的?其实答案不难理解:据1908年成书的《平度州乡土志》记载,前右江兵备道、乙丑科进士戴恩溥担任该书的“鉴定”,六品衔监生陈芝山担任该书的“采访”,这说明戴恩溥与陈芝山在此期间应有较为密切的联系。而据《陈氏族谱》记载,陈琮佩一名芝山,字紫岩,六品衔。

所以,笔者认为,戴恩溥的上述书法,有可能是1908年左右赠予陈琮佩,而后转为陈荣禄所有;再经过20多年后的1927年九月上旬(丁卯菊月上瀚),陈荣禄配文以《玉堂富贵图》合成,并流传至今,亦近百年。

陈宝成 戊戌桃月几望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