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宝成 > 陈门首令陈世纪

陈门首令陈世纪

陈门首令陈世纪

            

“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在中国漫长的专制社会中,无数人以此为荣,追求“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在有史可查的陈氏家族六百四十余年中,明朝人陈世纪是其中的佼佼者。

陈世纪是谁?他生活在明朝什么时间?他做出过什么贡献?他在陈氏家族的发展过程中处于什么地位?

要回答这些问题,就必须借助于史料。据笔者考证,关于陈世纪的史料,目前仅散见于光绪和民国版《陈氏族谱》、康熙《平度州志》、道光《重修平度州志》和民国《盐山新志》等极其有限的文献中。

据《陈氏族谱》记载,陈世纪是山东平度古岘陈氏始迁祖有良公的第七世嫡长孙,祖陈浩,父陈宠。关于陈世纪,《陈氏族谱》的记载仅十六字:“岁贡生,任直隶盐山县知县,崇祀名宦祠”。陈世纪的独子陈茂华,孙陈王庭(光绪版名王庭,民国版名玉庭)。

《陈氏族谱》的上述记载,与康熙《平度州志》、道光《重修平度州志》和民国《盐山新志》的记载相印证,从而证明了其可靠性。

康熙五年(1666年),平度知州李世昌主持编修的《平度州志·卷之四·人物·科贡·明经·明》记载,陈世纪“官盐山县知县”,排名位于永和县教谕杨汝舟和山西苛岚州知州李慧次子、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翰林院修撰、经筵讲官李学诗之弟李学礼之间。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平度知州邹崇孟主持刻印的《重修平度州志·卷五·选举·明选举表·贡监》有着几乎与康熙志相同的记载。

据段金城等纂修的民国二十年(1931年)抄本《永和县志》记载,杨汝舟出任永和县教谕的时间,晚于嘉靖三十年(1551年)。据历代平度志书,李学礼为嘉靖(1533年至1566年)岁贡。

陈世纪考取岁贡的具体时间目前不能断定,但其大致区间是明确的,即至早应与杨汝舟出任永和县教谕同时或稍晚,而杨汝舟是在嘉靖三十年(1551年)以后出任永和县教谕的;至迟为其出任盐山县知县的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之前。

陈世纪出任盐山县知县的时间点是明确的,即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据孙毓琇修、贾恩绂纂民国五年(1916年)刊本《盐山新志·卷十二·职官(上)·明代知县典史表四之上》记载,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继香山岁贡邓璿之后,“平度州岁贡陈世纪”出任盐山县知县,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空缺,直至隆庆元年(1567年),谷县岁贡苏性愚方才继任该职。依明制,知县一般任期三年。

据《陈氏族谱》记载,陈世纪具有“岁贡生”身份,这与康熙《平度州志》记载的“明经”、民国《盐山新志》记载的“岁贡”有何异同?这一身份意味着什么?

其实,“明经”即明清时代贡生的别称。在科举时代,挑选府、州、县生员(秀才)中成绩或资格优异者,升入京师的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意谓以人才贡献给皇帝。贡生的实际地位大致相当于举人副榜。

“岁贡生”是贡生的一种,简称“岁贡”,是各类贡生中出现得最早的,初见于洪武十七年。

《明史•选举志一》记载:“贡生入监,初由生员选择,既命各学岁贡一人,故谓之岁贡。其例亦屡更。洪武二十一年,定府、州、县学以一、二、三年为差。二十五年,定府学岁二人,州学二岁三人,县学岁一人。永乐八年,定州、县户不及五里者,州岁一人,县间岁一人。十九年,令岁贡照洪武二十一年例。宣德七年,复照洪武二十五年例。正统六年,更定府学岁一人,州学三岁二人,县学间岁一人。弘治、嘉靖间,仍定府学岁二人,州学二岁三人,县学岁一人,遂为永制。”

由上可见,虽然目前掌握的史料尚不能确定,陈世纪是由州学还是府学跻身岁贡生,但其必为州学或者府学中的佼佼者,方能在每年一次的府学考试或者每两年一次的州学考试中脱颖而出,成为全莱州府或全平度州的岁贡生,从而进入国子监深造。

   《明史•选举志一》:“岁贡之始,必考学行端庄、文理优长者以充之。其后但取食廪年深者。”洪武二十一年(1388)九月,明太祖令礼部申明“必资性淳厚、学问有成、年二十以上者”方许选为岁贡生。万历三年(1575)五月规定“凡起送贡生,必年六十以下,三十以上,依补粮次序为定”。

    由此可知,陈世纪要成为岁贡生,一般还需具备学习优秀、行为端庄、写文章以道理见长等条件,或者有多年的“公费生”资历,从年龄上讲,应该正处弱冠至壮年间。

明代和清初,岁贡到京后一般都要经过廷试,经廷试录取的岁贡最初都先送国子监肄业。明初洪武八年(1375年)三月至二十六年(1393年)十月,有设在南京的京师国子监(称国子监,也称太学)和设在安徽凤阳的中都国子监。洪武十六年(1383年)十二月“命生员中式上等者送国子监,次等送中都国子监。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设北京国子监。永乐十九年(1421年)迁都北京后,以原京师国子监为南京国子监,简称南监;北京的国子监称国子监(也称太学),是为北监。此后终明之世便有了有了南监、北监之分。岁贡生各随地方以入南北二监。贡生肄业后,由吏部派任知县、县丞、教谕等官职。贡生中的岁贡出任知县,亦属正途出身。

因此,陈世纪应经过廷试取得岁贡生身份,之后进入位于北京的国子监读书深造。《盐山新志·卷十二·职官(上)·明代知县典史表四之上》记载,嘉靖四十四年(1564年),陈世纪以岁贡生身份出任直隶盐山县知县。

上述《盐山新志》的《职官志》部分记载,“知县于旧志略具评语者十五人”,其中就有陈世纪,称其在任期间“则招抚流亡”,即招徕流亡的人民以安抚置业。

为什么陈世纪在《盐山新志》中能留下“招抚流亡”的记载呢?这需要结合盐山的具体情况加以分析。

盐山县位于今河北省沧州市东南,东临渤海,在历史上曾属于山东无棣,明洪武九年(1376年),因鲞鱼书院兴起,迁县治于东隅(即今县城)。客观地说,由于其自然地理条件所限,盐山县并非经济和政治意义上的“大县”,所以才在《盐山新志》上留下了“盐山土旷而民稀”,“官吏恒不以大县视之,以地瘠而僻处海滨也”的记载。陈世纪主政盐山县,从政治上说未必算得上重用。

不过客观条件的限制,有时反而能激发人的主观能动性。盐山因地处渤海之滨,境内多有盐碱地,不宜从事传统农业生产;兼之嘉靖后期不理朝政,严嵩专权,反而从社会发展的角度讲,凸显了陈世纪的“招抚流亡”之举对盐山民众来说所具有的保境安民之效用,堪称仁政。

    由此可以大致推断,陈世纪生活在明朝嘉靖至万历年间(1522年至1620年),其中嘉靖中后期至万历前期的可能性较大。

从陈氏家族的发展历史上来看,作为嫡长支,陈世纪既是家族中第一个岁贡生,又是第一个实授知县,从而成为陈氏家族在明朝嘉靖、隆庆至万历年间崛起的重要人物。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陈世纪之后,陈氏子弟或登科,或入仕,“书香开,家声振,凌欺之习胥泯,雍和之象满室矣”——

在其叔伯兄弟中,儒士陈世绅成为五品散官,陈世绰以岁贡生身份任灵台知县并敕授文林郎。

在其子侄辈中,吏员陈惟常和陈梓华分别考授府经和州判;陈琏、陈笾分别得中万历壬午和丁酉两科举人,创下“一门两举人”的佳话;陈则纳和陈必听同时中万历庚子科举人,陈必听更是得中万历甲辰科进士,后任中书舍人,从而成为陈氏家族唯一的进士及第者;陈必允则成为万历壬子科举人,后任河南永宁县知县。

在其孙辈中,例贡生陈士俊任职上林苑监署丞、敕授征仕郎,岁贡生陈士偁任陕西南郑县知县,后升固原州知州、诰授奉直大夫。

陈氏子弟的功业光耀门楣并荣及先人。如世纪之父陈宠,敕赠文林郎、盐山县知县,夫人雍氏敕赠儒人;世纪之祖父陈浩,貤赠文林郎、盐山县知县,夫人貤赠儒人。世绰之父陈宦,敕赠文林郎、灵台县知县,夫人张氏敕赠儒人;士偁之父则纳,诰赠奉直大夫、固原州知州,夫人郭氏诰赠宜人;必允之父世绩,敕赠文林郎、永宁县知县,夫人于氏敕赠儒人。

至此,有明一代,陈氏一门出现了一进士、四举人、四知县,从而一改始祖初到平度古岘时“实茕茕一孤身也”、“陈氏之不绝,几几乎如一线耳”的窘境,“书香开,家声振;凌欺之习胥泯,雍和之象满室”,陈氏家族迎来历史上首个发展高峰期,其中“陈门首令”陈世纪的榜样作用值得重视。

 

 

乙未年九月廿四日初稿成

推荐 9